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晓无差】一念

校园paro 不知所云风

ooc……
——————————

晓星尘长得挺好看的。

初次在学生会办公室上看见晓星尘的时候,薛洋是这么想的。

但是薛洋讨厌他。 非常、非常的讨厌。

“……那么接下来,由我给大家讲一下学生会该注意的一些事项……”

“婆婆妈妈,叽叽歪歪。”薛洋从桌子下伸出来一心向着门口去的腿又缩了回来。 “烦人。”薛洋瞥了台上笑着看着他的金光瑶,暗暗腹诽。

————————————

薛洋本来是绝对绝对不会出现在学生会里的。

“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再反悔了,成美?”金光瑶揪住薛洋的衣领,笑眯眯的把他往门口扯。

“滚你妈的小矮子!”妈的原来都是这心机婊的套路!

“...

【晓薛】无偿

被lof屏蔽词搞疯了……


一个段子,学校paro

真实的故事

————————————

“魏婴,交作业了。”

“哎呀蓝湛你等一下下嘛我就剩一题了”

蓝湛面无表情的轻轻打了下他的头“让你昨天玩游戏玩那么晚。”

“啊好痛啊蓝湛——再说怎么能把锅都推到我身上来呢?明明你昨晚也……”

然后又被打了一下。

“蓝湛说好了不打人的!!”

不远处的薛洋一脸看戏的表情“啧啧啧,家暴现场啊。”

头上突然一痛,晓星尘卷起书照着薛洋就是一棒“还不快写。”

“卧槽晓星尘你干嘛!”薛洋转过身捂着头一脸不可置信。

“家暴。”晓星尘一脸正直。

“……???”

end

(这么一暴就暴了一辈子✘)

【晓薛】题目日后再想吧。

一万个脑洞一双不想动的手

心痛

------------------------------------

“还给我......”


“还给我!!!”


还给我。


那是晓星尘留给我的。


晓星尘.......


还给我......


“晓星尘!”薛洋猛的睁开眼,从之前的混沌中堪堪挣扎出来。


蓦地被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我在......”晓星尘将头抵上薛洋脖颈。身子却像是在微微颤抖“我在......没事了......没事了...”


是这味道。是这声音。


是晓星尘。


薛洋尚刚从混沌中苏醒。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没有什么反应的能力。只知道眼...

晓星尘是个欧到飞起的人,手上一溜的ssr。最近新出了个sr式神,很轻易他就抽到了。

有一天阿箐看到他又拿了一大把式神素材去喂他。奇怪道:“般若不算特别厉害啊,怎么道长对他这么上心呢。”

晓星尘摇头:“我也不知道。”

大概每次看到他都想起那个少年吧。

心似恶鬼,人若蜜糖。


大概算个... @明烛 太太判官那篇的衍生吧...(臭表脸艾特太太一发...)


【晓薛晓】眼前人

无差

ooc

无脑糖
————————

今天是中秋。

集市上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有叫唤着卖月饼的摊子,阿箐没吃过这种东西,守在泛着糕点香气的摊子前久久不肯离去。

“啧,走了,你一个小瞎子吃这些东西干嘛?”

“怎么了怎么了?瞎子就不能吃月饼过节了?”

“嘁,不过是个月饼而已,每天都可以吃,硬是要在这天搞些形式,麻不麻烦。”

“你个坏家伙知不知道什么叫过节啊……”

“好了好了。”晓星尘例行无奈的打断二人“阿箐说的有道理,过节总是讨个彩头的。买点月饼回去,我们一起吃,也算是……团圆了吧。”

“哼哼,听见没有!坏家伙!”阿箐得意的冲薛洋翘了翘鼻子,一副好像什么事胜利了一样。...

【薛晓薛】本性


端午快乐www

————————————

阿箐行走在闹市之中,拿着跟竹竿在地面敲敲打打,看见她那双白瞳的人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避让。有的人见她穿的破破烂烂又是个年纪尚小的忻娘,还会拿点东西给她。阿箐表情依旧是有些茫然像是确实看不清路似得,心里却早已得意的翘起了鼻子。

她走到一家糖铺前,看着里头装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糖果,默默咽了咽口水。虽然道长是有说过别再偷东西了……但是那么多的糖,拿几个应该没问题的吧?

实在不行就分一点给那个小混蛋嘛!如果自己分给了他的话,道长应该就不会生气了吧?

想了想阿箐又忍不住在心里呸了一声。谁要带给那个小混蛋啊!要不是因为害怕道长生气,我就偷偷跟道长一起分了算了...

薛洋{一半}

最近入了薛晓坑发现这对毒太深

真的从没对一个角色的感情这么纠结过 怎么说呢一边在骂他好坏啊好残忍啊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一边默默把他的图片设置成锁屏桌面【x

然后那天听薛之谦的一半的时候莫名有种薛晓薛既视感尤其那两句“我可以为我们的散承担一半
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
看上去能孤独的很圆满”“我撑到你的恨开始无限扩散
该流的泪才刚刚流一半
别有关 就两断
故事已经说完懒得圆满”

然后脑补薛洋用薛之谦那种慵懒又低沉的声音唱歌马上又苏了自己一脸

以下贴歌词


多平淡所以自己刻意为难
多遗憾被抛弃的人没喜感
像被人围起来就特别放不开
都在期待角色要坏别委屈了人才
别期待伤人的话变...

妈个鸡

终于决定在520这一天一定要撸几篇文出来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然而手机被没收简直无比蛋疼好歹借别人手机用的网页版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她给设置成只要一切出去之前所有记录都会不留一点痕迹

万万没想到她一个闹钟响了 页面切了出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打了半小时的文跟屁一样随风消逝了

我决定在520这天刷个存在感证明我有来过

不说了我先哭一会

【叶皓】上北下南

最近缺粮要饿死了QAQ

凑表脸的求投喂QWQQQ

大写的oocoocooc
————————————

叶修是个地道的北方人。 刘皓是个地道的南方人。

一南一北,无论地域上的差距还是性格上的反差,两人却也神奇的凑到了一起,在此不由感叹一下荣耀女神的伟大,以及日常的为南北差异互掐。

“豆腐脑不是甜的能吃?!”

“辣豆花里的葱花辣椒甩你白糖八十条街好吗。”

“粽子不是甜的能吃?!”

“咸粽子有肉甜粽子有的起吗。”

“刘皓啊,你这口,还不如北京的大姑娘。”叶修无所事事的刷着荣耀论坛对刘皓说。

刘皓白他一眼“那你找个北京姑娘过了啊。”

刘皓性子极其别扭,表面上和和气气好像什么事都...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