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段子,学校paro

真实的故事

————————————

“魏婴,交作业了。”

“哎呀蓝湛你等一下下嘛我就剩一题了”

蓝湛面无表情的轻轻打了下他的头“让你昨天玩游戏玩那么晚。”

“啊好痛啊蓝湛——再说怎么能把锅都推到我身上来呢?明明你昨晚也……”

然后又被打了一下。

“蓝湛说好了不打人的!!”

不远处的薛洋一脸看戏的表情“啧啧啧,家暴现场啊。”

头上突然一痛,晓星尘卷起书照着薛洋就是一棒“还不快写。”

“卧槽晓星尘你干嘛!”薛洋转过身捂着头一脸不可置信。

“家暴。”晓星尘一脸正直。

“……???”

end

(这么一暴就暴了一辈子✘)

【晓薛】题目日后再想吧。

一万个脑洞一双不想动的手

心痛

------------------------------------

“还给我......”


“还给我!!!”


还给我。


那是晓星尘留给我的。


晓星尘.......


还给我......


“晓星尘!”薛洋猛的睁开眼,从之前的混沌中堪堪挣扎出来。


蓦地被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我在......”晓星尘将头抵上薛洋脖颈。身子却像是在微微颤抖“我在......没事了......没事了...”


是这味道。是这声音。


是晓星尘。


薛洋尚刚从混沌中苏醒。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没有什么反应的能力。只知道眼...

晓星尘是个欧到飞起的人,手上一溜的ssr。最近新出了个sr式神,很轻易他就抽到了。

有一天阿箐看到他又拿了一大把式神素材去喂他。奇怪道:“般若不算特别厉害啊,怎么道长对他这么上心呢。”

晓星尘摇头:“我也不知道。”

大概每次看到他都想起那个少年吧。

心似恶鬼,人若蜜糖。


大概算个... @明烛 太太判官那篇的衍生吧...(臭表脸艾特太太一发...)


【晓薛晓】眼前人

无差

ooc

无脑糖
————————

今天是中秋。

集市上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有叫唤着卖月饼的摊子,阿箐没吃过这种东西,守在泛着糕点香气的摊子前久久不肯离去。

“啧,走了,你一个小瞎子吃这些东西干嘛?”

“怎么了怎么了?瞎子就不能吃月饼过节了?”

“嘁,不过是个月饼而已,每天都可以吃,硬是要在这天搞些形式,麻不麻烦。”

“你个坏家伙知不知道什么叫过节啊……”

“好了好了。”晓星尘例行无奈的打断二人“阿箐说的有道理,过节总是讨个彩头的。买点月饼回去,我们一起吃,也算是……团圆了吧。”

“哼哼,听见没有!坏家伙!”阿箐得意的冲薛洋翘了翘鼻子,一副好像什么事胜利了一样。...

【薛晓薛】本性


端午快乐www

————————————

阿箐行走在闹市之中,拿着跟竹竿在地面敲敲打打,看见她那双白瞳的人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避让。有的人见她穿的破破烂烂又是个年纪尚小的忻娘,还会拿点东西给她。阿箐表情依旧是有些茫然像是确实看不清路似得,心里却早已得意的翘起了鼻子。

她走到一家糖铺前,看着里头装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糖果,默默咽了咽口水。虽然道长是有说过别再偷东西了……但是那么多的糖,拿几个应该没问题的吧?

实在不行就分一点给那个小混蛋嘛!如果自己分给了他的话,道长应该就不会生气了吧?

想了想阿箐又忍不住在心里呸了一声。谁要带给那个小混蛋啊!要不是因为害怕道长生气,我就偷偷跟道长一起分了算了...

薛洋{一半}

最近入了薛晓坑发现这对毒太深

真的从没对一个角色的感情这么纠结过 怎么说呢一边在骂他好坏啊好残忍啊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一边默默把他的图片设置成锁屏桌面【x

然后那天听薛之谦的一半的时候莫名有种薛晓薛既视感尤其那两句“我可以为我们的散承担一半
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
看上去能孤独的很圆满”“我撑到你的恨开始无限扩散
该流的泪才刚刚流一半
别有关 就两断
故事已经说完懒得圆满”

然后脑补薛洋用薛之谦那种慵懒又低沉的声音唱歌马上又苏了自己一脸

以下贴歌词


多平淡所以自己刻意为难
多遗憾被抛弃的人没喜感
像被人围起来就特别放不开
都在期待角色要坏别委屈了人才
别期待伤人的话变...

妈个鸡

终于决定在520这一天一定要撸几篇文出来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然而手机被没收简直无比蛋疼好歹借别人手机用的网页版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她给设置成只要一切出去之前所有记录都会不留一点痕迹

万万没想到她一个闹钟响了 页面切了出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打了半小时的文跟屁一样随风消逝了

我决定在520这天刷个存在感证明我有来过

不说了我先哭一会

【叶皓】故人归(3)


————————————

“叶修哥!”长发飘飘面容姣好的女子蹦跳着出来,笑吟吟的朝叶修走过来。

刘皓不是不认识她。她曾经在嘉世国也曾是他的战友。

可刘皓也不熟悉她。只知道她是大名鼎鼎的嘉世国第一美人,上了战场就是个扛着火炮凶猛异常的女武士。与叶秋关系异常的好,自己曾经一度以为他们是情侣。

苏沐橙没注意到表情暗沉的刘皓。笑着来挽叶修的手“东西都买完啦?”

“是啊。”叶修扬了扬手中的袋子“采购是个苦差事,下次别再叫我去了。”

“叶将军。我去马车那边拿东西了。”刘皓冷冷在后边说了一句,转身离去了。

“……刘皓?”苏沐橙这才发现后边刘皓的存在,原本的满面笑容突然撤走“他怎么来了?”

“...

【叶皓】故人归(2)

————————————

马车往距市区挺远的地方行驶着。

驾马的是叶修在兴欣的部下包容兴。跟着叶修一口一个老大,高个子黄头发,刘皓看着他就一顿嫌弃,心说兴欣军营也真是奇葩如此不伦不类的怪人都进得了。尤其使他不爽的是那唯叶秋是从的态度,然而过了一会儿突然又想到自己以前似乎也是一副狗腿态度,一口一个叶哥的叫着。

你看啊刘皓,人家阿谀奉承的模样就是个衷心马仔的样子。而你,讨好起来却让人恶心。

刘皓冷笑着。自嘲一般的对自己说。

“你变化挺多。”刘皓兀自发呆的正入迷,叶修却转过来冷不丁说了句。

“啊?”回过神来的刘皓没反应过来。

“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么。”叶修轻轻抖了抖烟斗“就跟...

【叶皓】故人归(1)


开坑一时爽……

bug满天飞的古风x

oocoocooc

————————————

“快看,那有个瞎子在乞讨呢。”叶修此时站在街头闹市一家卖饰品的小摊前挑挑拣拣,他本没有去打听别人谈话的爱好,只是身位距离太近,话语无意间飘进了他的耳朵。那对讨论的一男一女也在他身旁挑选着“要不,买个首饰送给那可怜人吧?”

“哪有送首饰给行乞之人的道理?”男子笑道。

“那厮多可怜啊。”女子撇撇嘴,脸颊却飞上几抹疑红。

“莫不是看上那瞎子了?”男子笑意更甚“之前就看你出门老往那方向瞟,这回终于打算行动了?”

“哥!”女子羞红了脸娇嗔道。

原来不是情人啊……叶修暗想。突然想到自己家中的妹妹,自己和她...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