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晓无差】一念

校园paro 不知所云风

ooc……
——————————

晓星尘长得挺好看的。

初次在学生会办公室上看见晓星尘的时候,薛洋是这么想的。

但是薛洋讨厌他。 非常、非常的讨厌。

“……那么接下来,由我给大家讲一下学生会该注意的一些事项……”

“婆婆妈妈,叽叽歪歪。”薛洋从桌子下伸出来一心向着门口去的腿又缩了回来。 “烦人。”薛洋瞥了台上笑着看着他的金光瑶,暗暗腹诽。

————————————

薛洋本来是绝对绝对不会出现在学生会里的。

“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再反悔了,成美?”金光瑶揪住薛洋的衣领,笑眯眯的把他往门口扯。

“滚你妈的小矮子!”妈的原来都是这心机婊的套路!

“会长?”这时候有个温柔和气的男声从另一边传了过来,金光瑶跟薛洋双双转过头去看。

这人声音挺好听的。那时候薛洋想。

“晓副会长。”金光瑶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这位是晓星尘副会长,这位是学生会的新成员,薛洋。”

“噢,你好。”晓星尘对他笑了笑,友善的伸出手“不好。”薛洋也对他笑了笑,然后十分不友善的转过身。

“愿赌服输啊,成美。”

“噢,这位就是你说的因为英语没及格打赌输给了你所以即将加入学生会的那位朋友……?”

薛洋冷漠的转过身。 丫的就你话多。切开黑。呸。

打赌有风险,下注需谨慎。

薛洋视死如归一般的握住了晓星尘的手。

这人手挺暖和的。这时候薛洋想。

但是薛洋很讨厌他。

————————————

新的一个学期,学校对班级重新进行了整理。 薛洋那天找到了座位冷漠的随便一瞥就是晓星尘的背影。 晓星尘似有所感的转过身,见是他,表情有些惊讶,接着对他笑了笑“你好啊。”

薛洋点点头算是回应了,转过头又撇起了嘴“冤家路窄啊。”

薛洋再度转过身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比我高凭什么坐我前面???

不对不对他为什么会比我高?????

“哎呀,这位置可爽。”薛洋转过头,见是长期开黑好友撸串之交魏婴,身后还有江澄聂怀桑等人“?你坐这?”薛洋看着魏婴已经坐下来放好书包,但还是想明知故问一句。

“对呀。虽然是很想跟我蓝二哥哥坐在一起,但是我也很想睡觉打游戏,我是不是堕落了……”魏婴正嘴上委屈身体却很诚实的从鼓鼓囊囊的书包了掏出了漫画零食手机等上学必备品,只听身后一声磁性的男声,令魏婴从身到心都麻了起来“魏婴,没收。不许。”

魏婴讪笑“哎呀蓝二哥哥好巧呀你也在这个班啊我俩真是有缘分……你坐哪来着?”

“第三排。”

魏婴面露疑惑,蓝湛看着他“我跟老师主动申请,坐到后面来了。聂怀桑同学虽然纪律不好,但是总归是要学习的。”

纪律不好的聂怀桑同学“???别放AOE好吗?”

魏婴继续一边收拾一边讪笑“哦,哦,蓝二哥哥真是乐于助人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洋磕着瓜子哈哈大笑回过神来瓜子已经到蓝湛的手里“你也一样。”

“……”大爷的连你薛爷爷的瓜子都敢抢?!薛洋当时呸出瓜子挽起袖子正待跟蓝湛大战那么三百回合,魏婴的一声叫唤又生生把薛洋同学的一腔热血喊了停“唉?小舅舅?”

晓星尘闻言转过身来,见这几人居然打闹到了一起有些意外,但还是十分温和礼貌的笑了笑“无羡,真巧啊。”

薛洋一脸懵逼“小舅舅?他多大?”

“哎呀跟我们差的不多啦辈分问题辈分问题。江澄跟金凌不也是?”

“……”薛洋同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同样是侄子,怎么金凌就差了我们两级。”

魏婴叹气“就是啊。那样的话上课五黑多方便啊。”

蓝湛江澄还没发作,晓星尘就先笑着转过头来“魏侄,上课可不要玩手机。五黑什么的……”

关你屁事。薛洋暗翻白眼。魏婴却笑嘻嘻却并不敷衍轻率的答应着“知道啦知道啦。”

薛洋瞥着他“你这是怕他告你家长?”


“嗯?也不全是吧。我挺欣赏我这个小舅舅的。颜值高身材好性格好成绩优秀经济独立要不是是我亲戚我早就唉唉唉蓝湛我开玩笑的别别别!!!”

上课铃响了众人终于回了自己的位置,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魏婴看了眼前方不远的晓星尘“唉,同样是舅舅,差别这么大,有点心疼金凌了。”

江澄微笑“下课别走。”

薛洋觉得自己非常的缺花生瓜子冰西瓜。

坐等看戏的薛洋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又瞥见了晓星尘认真做笔记的侧脸。


切,道貌岸然的好学生。薛洋打打哈欠就要往桌子上趴,变得模模糊糊的视野被晓星尘的背影占满,渐渐的,新学期的第一课开始了。

——————————————

在校外篮球场看到晓星尘潇洒投篮的那一画面之前,晓星尘在薛洋的心里一直是打着“书呆子”“弱鸡”这样的标签的。

场外一群迷妹的尖叫吵的他脑子疼。

穿着篮球服的晓星尘露出了结实的手臂线条,一看就是个经常锻炼的好身体,偏偏这人还皮肤白,又压了操场上其他又高又壮却黑成了煤炭的其他男生一级。

这人身材挺好的。薛洋想。

但是他还是很讨厌他。

“啊!!晓学长!!”场外有人惊呼,他看到有人明显的搞小动作准备往晓星尘身上撞去。

晓星尘及时闪过了。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摔了一下。

“我没事……”他冲跑来伸手扶他的队友笑了笑,站起身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继续比赛。

我呸。装什么老好人。以为人家会感谢你?薛洋在心里冷笑。

有人敢这么撞我,我可是会把他打的他妈都不认识。

当然。比赛后那个男生真的被打的亲妈都认不出来,那就是后话了。

————————————

“欢迎啊,薛同学。”

魏无羡拉着一群人说是到他家开party。本来薛洋抱着玩玩的心态来了,意料之外的看到了晓星尘。

行吧。薛洋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反正他也总和蓝曦臣他们安安静静的坐成一排,也不跟魏无羡薛洋这波人瞎搅和。

然后几人聚在一起玩狼人杀。薛洋看到自己的狼人队友有晓星尘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局没了卧槽。”

然后被晓星尘有理有据毫无漏洞力挽狂澜的发言说的目瞪口呆。

卧槽,这人居然还是个切开黑。

更讨厌了。

————————————————

薛洋嗜甜是众所周知的。商场附近那家某种甜到发腻的硬糖是他的最爱。

但是今天他好不容易因为室友都不在又实在想吃的无奈下出了门,居然被告知没有了。

晦气。

“薛洋?”一个稍稍带着惊讶的男声在身后响起。薛洋不必回头也知道是谁。

“这么巧?”他回头,果然如他所想是晓星尘。

“哦,真巧。”真特么晦气。

“我刚才看见你想买那个货架上的糖,”晓星尘指了指远处的一排货架“不过没有了。但是,最后一包在我这里,你想要的话,给你吧。”

薛洋盯了那包糖十秒,又抬眼看了看晓星尘。

“那我就不客气了。”他对晓星尘笑了笑,露出了一对小虎牙,接过糖就要转身去结账。

“钱已经付过了。”晓星尘又说,“还有一点,那个……我听说你现在一个人住寝室,嗯……不嫌弃的话,我也一个人在家,下午也可以来我家吃个饭……?”

干嘛。你见我长得好看就想拿吃的泡我啊。

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你薛爷爷是那么容易就被收买的人?

“行,我去。”

有白吃的为什么不去。

薛洋一路跟他一起走,一路上嘴就被停过,跟他叨叨这个又逼逼那个,晓星尘话不多,就听他说,偶尔回答他几句,总容易被他逗得笑出来。

薛洋也挺喜欢逗他笑。直到吃饭时,晓星尘说吃饭时不可以说话,才消停下来。

但他发现他安静时,嘴角也好像总是带着温温柔柔的笑意。

他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笑?薛洋想。

安静下来了脑袋也活跃起来了。他发现晓星尘做饭口味偏清淡,但很好吃。

“对了,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吃辣?抱歉啊,家里没什么能做那些菜的东西。”

“哦,没事儿,这些也好吃。就是这南瓜羹再甜点儿就好了。”

然后晓星尘又笑了“你这么喜欢甜呀。”

“嗯,小时候吃不到,长大了就想多吃点。”薛洋本是随口一说也没怎么过脑子,晓星尘却是微微一愣,又垂下眼安静吃饭了。

吃完饭晓星尘便去洗碗“要打游戏吗?房间里有电脑。”

“好啊,你房间在哪?”

然后刚进房间晓星尘在厨房就听薛洋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卧槽我以为你们这种老干部不会搞这些的你这配置卧槽牛逼啊!”

晓星尘又笑“这些我都不懂,我表妹帮我弄的……我平时也不打游戏,那些也是下了放着没用而已。”

“啧啧,暴殄天物啊。就让他们在我的手里发挥他们该有的价值吧。”

晓星尘洗完了碗就坐在他旁边看他一边操作一边给他解说。

“卧槽晓星尘你可以啊!我以为你对这些一窍不通呢!”

晓星尘笑笑“谢谢夸奖,照葫芦画瓢而已。”

“嘿,你这瓢画的有我这葫芦的风范……”

“这么晚了,今晚你还回去吗?”晓星尘手上操作着突然问他。

“啊?”薛洋懵逼了一瞬,然后想了想“嗯……那方便的话我就在你这住了吧。”

“行。”晓星尘又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薛洋总觉得电脑屏幕太亮的,照的晓星尘眼睛也特别亮。

时间不早。两人洗完了澡便准备睡觉了。确切的说是晓星尘准备睡觉了。

真是老干部,夜生活都还没开始。薛洋忿忿。

然后又眼睁睁的看他收回了自己包里的糖“晚上不能吃了,对牙齿不好。”

然后他沉默了会,又说“没关系,以后每一天都有的。我会给你的。”

“……哦,那你记得明天还给我。”

晓星尘笑笑“好。当然。”

又聊了几句,互相道了晚安,晓星尘才帮薛洋关了灯退了出去。

躺了几分钟薛洋突然反应过来似的,蹭的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对啊你薛爷爷怎么就这么妥协了?!我吃糖干你P事啊!

不对啊这种和谐的生活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来搞事的吗?!

薛洋为自己刚才莫名其妙不受控制的行为深深反了会思,又放弃一般的躺了回去。

真讨厌。真烦人。

薛洋又反反复复的想晓星尘。数落着在他看来简直无法忍受的缺点。

然后他就睡着了。梦里也还是在数落晓星尘。也还是在看晓星尘明亮的眼和温柔的笑。

醒来了,屋里没有晓星尘。

薛洋找了两圈,不知为何心里会觉得烦躁,刚准备收拾东西,晓星尘提着早餐回来了。

“咦,你要去哪?要回去的话,先吃了早餐吧?”

“……”薛洋沉默了会“哦没有,我刚打算出去吃早点。”

“噗,我当然出去买了你了啊。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都买了点……不过你肯定喜欢豆沙包吧?”

喜欢是喜欢,你特么买的太多了。

被撑到在沙发上瘫成葛优状的薛洋想道。

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呢。


————————————

在天台看见系花给晓星尘递情书的时候,薛洋更烦了。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躲在门后的薛大爷瞬间将可能人选在脑内列了个表出来。

“你,你可以告诉我是谁吗……”

“……嗯……可以告诉你的是,他是个男生。”

好嘛,范围更大了。

“啊……好,好吧,不,我不歧视同性恋的……晓学长你这么好,他也一定会喜欢你的,祝,祝你幸福……”

不存在的,两情相悦都是假的。嫌疑人名单越缩越小,薛洋往门后的阴影处走去,估计人要出来了。

女孩离开了。晓星尘还半天没出来。

干嘛呢?薛洋疑惑的走过去。晓星尘猝不及防的打开门。

薛洋猛的一个转身。

妈的你早不开晚不开这时候开什么门。

“薛洋同学。”

不是疑问是陈述。

“哈哈哈这么巧啊晓星尘你也来天台看风景……”

“薛洋同学。我知道你听到了。”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一定不要……”

难得的晓星尘没有理他打断了他的话“今天这件事后,我发现喜欢是一定要说出来的,不管结果如何,我还是希望不留下遗憾……如果你感到不舒服了,也请你忘了这件事……我……”

薛爷爷莫名紧张了起来。

“我……喜欢你,薛洋。”

该说什么?我不喜欢你?不不,我也喜欢你?

不不。薛洋愣着同时在脑海里思考着应对方案。


不对,这不对。薛洋最讨厌晓星尘这般的叽叽歪歪,道貌岸然,别人招惹了自己又不会还手的老好人臭君子,整天一副自己要拯救世界的样,殊不知世界上那么多的苦难,你又怎么救的过来。

可是啊,可是这么个集自己讨厌的特质于一身的人,又怎么能……

这个人真烦人。

但是,

薛洋笑了,虎牙露了出来,眼睛也在发着光“巧了,我也喜欢你。”

这么让人讨厌的一个人,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被晓星尘抱着被他身上好闻的清香熏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薛洋想,他长得是真挺好看的。

……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真烦人。这人居然比我喜欢他要晚一步。告白却被他抢先了。

很多年以后,薛洋又看见晓星尘的老好人特质发挥的时候又忍不住想,我讨厌的点,他真是全占光了。

偏偏我又最喜欢他了。

end.

薛爷爷的喜欢与讨厌只在一念之间(不)

假装是七夕贺文

评论 ( 3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