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永研] 彼此

潜水潜到海底的小透明

小学生文笔

清水

还是忍不住在五一一发

求轻喷QWQ

——————

无论与至亲的家人,信赖的挚友,还是深爱的恋人,总会有吵架分离的时候。看起来形影不离不离不弃的金木研的永近英良也不例外。

那几天金木与姨妈相处的极不和谐,大概更年期快到了吧,本来就不给予金木至少可以满足的物质开销,不知怎的直接削到金木一日三餐都吃不饱,金木搬了出来,并决定去打工养活自己。

即使过得再拮据,他也从来没和英提起过。

然而英早已看破一切“呐,金木,最近你是不是没什么钱啊?”金发少年吸了一大口热乎的星巴克“你可别骗我哦,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和我说。”

“嗯...没什么,我最近过得挺好的。”金木笑笑,有些尴尬的喝了口友人请的咖啡。

“金木。”英转身抓住他的肩膀,“我说过了,我们是朋友,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英又转身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颇厚实的信封“我这里还有一些钱,你先拿去用,等过段日子......”

“我说过了不用!”金木提高了音量,随后看到友人楞了楞后发现自己口气太过激烈“抱歉,英...我...很好。”

“金木,你就这么不信任我?明明是你最好的朋友,看见你有困难却什么也做不了,你这样只不过让我觉得我和你交情太浅,不愿意让我帮你。”

不是的...就是因为和你太熟了,所以不想麻烦你啊。

金木咬住嘴唇,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心里的话没法说出来。

“总之,金木,这些钱你必须要收下。”英坚定无比的看着他,伸手就要把信封塞进金木书包里。

“我说了不要了啊!”金木反手一把把信封打掉,咖啡应声泼洒在了地上,丝滑的棕色咖啡在地上蔓延开来,声音顿然升高,语气也激烈起来“反正你那么有钱!也不会理解我们的心情!你真的有把我当朋友吗!你觉得我是那种看上你的钱和你在一起的吗!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别认为我很可怜!”

“不是的,金木...”英伸出手想要拉住他,金木却已经转身跑开了。

————————

啊啊,完蛋了。

回家冷静下来,金木才发现自己居然失控成这样,对英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英会和自己绝交的吧。

金木泄了气般摊在床上。自己真是差劲到爆的人。自己唯一的最依赖的朋友也被自己弄丢了啊。

什么啊...这样的自己不如死了好吧。

就这么在床上颓唐着,金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到了傍晚,而且是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吵醒的。

金木走过去迷迷糊糊的开门,看到来人的脸瞬间清醒了。

“金木你怎么才开门啊!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英看起来一脸惊慌“我拿了那么多钱,我妈彻底发飙啦!这几天特殊时期,我先来你这里暂避下风头咯?”

尽管心里无数慌乱与疑问,金木还是转身让英良进屋并帮他搬东西。

“呐,金木...今天中午的事,对不起。”

“英......”

“也许我就像你说的是个差劲到不行的朋友,不了解你的心情。虽然你外表看起来弱点,但是骨子里却是个倔强又自尊的人。”英良尴尬的挠挠脸颊“原谅我吧金木,真的...”

“笨蛋,明明该道歉的人是我啊。”金木眼角有些泛红“我知道你一直都为我着想...但是,我却说了那样的话...”

“金木...”

“回来害怕的要死,你会离开我,我会失去你,但是,你这笨蛋...”金木捂住了双眼,身体和声音颤抖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我说过了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英良走过去拥住少年瘦弱而颤抖的身体。“知道你没有生我气,那就太好了。”

“英...”

“我们,这就算和好了,对吧?”

金木趴在他的肩头,嗅着少年身上阳光一样的特别的味道,点了点头。

“太好了!”英拥抱的更紧了,金木也紧紧抓住他的衣角,生怕他下一秒就会离开。

明明最在乎最害怕失去的就是彼此了。

“对了,金木,你要是去打工了的话,带我一个吧?”

“英...!”

“这件事必须答应我,以后你去劳动了留我一个孤独致死吗,这事没得商量。”

“还有,”

“?”

“我超饿的,金木。”

“......知道了。”

————————

晚上两人缩在金木小小的单人床里,“英,对不起。”

“笨蛋。要我说几遍。我们是最好的...”

“但是,好朋友也不能给彼此带来太多的麻烦。所以我...”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所以我当然义不容辞了!金木你啊...就是太过温柔了。”

“哪有,英才是温柔的傻瓜。”

“谁说的,我可是很记仇的。那个嘲笑我的国文成绩的光头你还记得吗?下次我可要好好整他。”

“嗤...”金木低头微微的笑了,“早点睡,好困,晚安。”

“晚安,笨蛋金木。”

——————————

佐佐木坐在沙发上,怒气仿佛肉眼可见的围绕在身边。

他刚刚因为命令的问题和瓜江狠狠吵了一架。

“老师,没事吧...”六月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瓜江他确实过分,但是他也不是故意的。”

佐佐木转过头黑着张脸笑了笑“我啊,可是很记仇的,他想都不要想。”

“哈哈...真的看不出来呢。”果然不经常生气的发起火来才真的可怕吗。

“但是,老师这么温柔一般不会与人吵架吧,以前和别人吵架也会这样吗?”六月试图转移话题来让气氛轻松起来。

“以前?很多事情都不记得啦。但是,”佐佐木脸上的黑线仿佛淡了点“好像有个人,无论怎么吵架他都会非常的包容我,因为我们对彼此太过重要了。”

“是吗?”

“...只是感觉而已啦,感觉,毕竟我忘了那人是谁了。”

“这样啊。”

“好了,叫小才子他们下来吃饭了。”

“是,老师。”

fin.

——————————

真的太小学生了QAQQQQQQ

撸完五一已经过了但还是祝米娜劳动节快乐。

原本初衷是个傻白甜?

虽然渣渣渣还是祝食用愉快QAQQQ

评论 ( 5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