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永研\永琲】颜色

佐佐木坐在ccg专配的医务室里,医生帮他拆下眼睛上的绷带。

“琲世啊,这回你任务做的太拼命了,你的眼睛受了很大损伤,就算是你的体质这回也要很久才会恢复了。”医生叹口气说道。

“啊啊,我知道的,给晓小姐和医生您带来很大麻烦吧,真的很抱歉。”佐佐木努力睁了睁他的眼睛,但他的视野仍然一片漆黑。

“你也知道给我惹麻烦了?虽然这回抓住让我们头疼的s级喰种是大功一件,但你这回眼睛受伤了,你要多久才能接任务?还有库因克斯班的那些小鬼头该怎么办?你一个人瞎了怎么照顾自己?”熟悉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话里满满的怨念及指责。

“呜哇真的很抱歉晓小姐,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啊....”佐佐木欲哭无泪的委屈道。

“不过还好,佐佐木你这回遇上大贵人了。原本协助我们搜查的一等情报搜查官永近一等,这回不仅要暂时接管库因克斯班,还得兼职保姆照顾一个残疾人。”

“咦...就是经常给我们提供情报的永近一等?”

“是啊,不过人家搜查官不适合过多战斗,你真正该道歉并感谢的是他才对。”

真是想不到因为自己一个人就给这么多人带来麻烦了啊....

"嘛,晓小姐话不用说的这么重啊,佐佐木一等和我们可是很好的合作伙伴,遇上困难我们帮忙应该的,况且最近没什么大事嘛----"

熟悉又温暖的声音。

“噢,永近一等。”真户晓回头望了永近一眼,复杂的眼神打量他了一会,叹了口气“你们先聊,我和医生先出去了。”佐佐木应了一声,听着晓的高跟鞋和医生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渐渐远去的声音。

“给永近一等带来这么多麻烦,真的很抱歉.....”佐佐木并不能看见永近的位置,只能茫然的在黑暗里向着某个位置说着话。

“不会啦,还有叫我永近就可以啦,不用这么拘谨。相对的,我叫你琲世可以吗?”

“当然可以,永...近。”

------------------------------------------

“外面的阳光真好呢。”虽然佐佐木除了眼睛全身没有任何大碍,但永近坚持说眼睛不好的人不要乱走动硬是给他找来了架轮椅。

“恩,是啊。额...永近一等我虽然看不见但是真的不需要轮椅啦。”

“是吗?那你现在站起来离开轮椅站来我身边瞧瞧?”

“...我还是继续坐着吧。”虽然经历了那么多身体上的伤痛,但是即使阳光照在自己身上仍然是漆黑一片的世界,以及什么都看不见的孤独和无所适从还是给佐佐木带来些许不安的感觉。

“不用害怕啦,我在你身边啊。”意外的,在黑暗里令人安心。

“啊...现在理解盲人是怎样的心情了,还真是不好受啊,一片黑暗什么的。让人总有一种无助的感觉。”

“那是因为琲世你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如果那人是天生看不见的话,是习惯于黑暗的,突然世界失去色彩,自然是会不安的。”

“恩,不过有永近先生在身边,我觉得很安心。”虽然略有些难为情,佐佐木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说了叫永近就好了。”

“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才可以好,我真想看看天空的颜色。”佐佐木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但视野仍一片黑暗。“之前不会去在意的围绕在身边的东西,看不见了才发现如此珍贵。”真奇怪啊,佐佐木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不知为何对看不见的永近总是想要对他说出心中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对方是个不熟悉的陌生人,所以可以更加的敞开心扉?

“没关系哟,很快你就会看见了,这只是暂时的,蓝色的天空绿色的草地,你到时可要好好看。”

“恩。”

“这几天我会帮你照顾好QS班的调皮蛋们,你也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就算你看不见,对着太阳瞪眼睛也是不好的行为。”他感到眼睛前方似乎有双手挡住了脸上的炽热感觉。

“谢谢..永近。”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眼前的手,但他又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住了他迷茫乱晃的手。

“在你眼睛好之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替你看你想看的颜色的。”

-------------------------------------

时间大约过了一周左右,佐佐木倒也过得悠闲,不是什么大伤口就回到了家,每天好吃好喝还有健谈乐观的永近陪伴,晓也会带着东西上门唠叨他几句,不用为任务奔波,但佐佐木还是有些小郁闷。

眼前的黑暗真的让人很难受,他真希望黑暗中能有什么东西,哪怕只是一个突兀的小白点。

能看到颜色的话,大概就是在梦里了。

佐佐木最近不会做噩梦了,都是五彩斑斓又美好的梦,也许是因为瞎了的缘故上帝又给了他一些补偿?

因此佐佐木喜欢上了做梦。

但现实并非全是无助又黑暗的,因为永近一直都陪伴着他,给他念他没看完的小说,讲一些简单的推理小段子,有时还会唱歌给他听。永近的嗓音不能说什么有磁性,但就是让人觉得很亲切暖和。

有时候听到永近的声音,也会让佐佐木觉得很满足。

“琲世,给你推荐一首歌。”永近给他的一只耳朵带上耳机,自己带上一只。“歌名叫做see you again”
佐佐木开始集中精力去听着,开头是一段很好听的旋律,歌手的声音也很好听“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e'v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Oh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很好听...不过总觉得有些熟悉在哪听过?是什么电影的片头曲吗?”

“是啊,就是那个速度与激情7啦。”

“哦那个,那几天不知他们吵着要去看,看到一半就因为紧急任务被召回了,还有一大半没有看完。”

“这样的话,等你眼睛好了我们在一起看吧?我也没看完呢。”

“好啊。”心里有点期待,佐佐木有些开心的咧嘴笑了笑,继续听下耳边悠扬的旋律。

----------------------------------

没有老友你的陪伴 日子真是漫长

与你重逢之时 我会敞开心扉倾诉所有

回头凝望 我们携手走过漫长的旅程

与你重逢之时 我会敞开心扉倾诉所有

与你重逢之时

----------------------------------------

大约又是一个星期,佐佐木的眼睛终于有了快好的迹象。

那天他睡醒,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发现眼前不是一片黑暗,有了一点模糊的色彩,虽然只是很模糊的,但也让许久没见色彩的佐佐木高兴的快跳起来。

他第一时间就想和永近分享这个消息,但当他推开门准备找永近时,心底莫名升起了一股害怕与不安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眼睛还没完全好,不大放心的原因吧....?

他还是决定在隐瞒一段时间,等可以看清东西了再说。他眯了眯眼,看了看眼前模糊成一片的色彩。

-------------------------------------------

他看见了,现在已经可以看清物体的大体轮廓了。

他看见了永近的金发,那真是个令人感到温暖的颜色啊,佐佐木想,但他没能看清他的脸,只能在模糊中看见对方比阳光还灿烂的笑。

那天永近在他面前,离他很近的地方,他看见永近又咧开嘴开心的笑了,他忽然伸出手,他想要触碰他。

永近突然伸手抓住了佐佐木伸来的手,有些惊讶的问到“琲世....你能看见了?”

啊...瞒不下去了。佐佐木只好坦白承认“是的..不过不是很清楚,只是物体的颜色和轮廓而已。”

......一段似乎很漫长的沉默,他还是看不见永近的脸,但是他感觉到他的表情好像有些悲伤。

“...你可以看到你想要看的颜色了,那我,就要继续回到黑暗当我的情报搜查官了啊。”

“为...为什么?”佐佐木之前的不安似乎得到了印证,他想要问清楚为什么,自己看得见了永近就要离开了吗?等,等等,他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

“永..永近..我,为什么不知道你的名字?”

“什么?”

“为什么我看得见了你就要走了?为什么我一直叫你都是永近?你不是说一起去看电影的?为什么..”

“啊.....真的,很抱歉啊。”

“一直,向你隐瞒了这么多,而且欺骗了你,抱歉,看电影什么的,应该没法一起了。”

“我并不是因为与QS班有合作关系所以才要来照顾你们的,是我自愿申请来照顾你的。”

“不要那么生疏的叫我永近,叫我英就好啦。”

“永近英良。我的名字。”

“下次请别再忘记了哟。”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不知他离开了多久,佐佐木什么也听不见,眼前仍然一片模糊,他一度怀疑自己不仅眼睛出了问题,耳朵也得了耳鸣。

---------------------------------------------------

“总之老师能看见真是太好了,这几天真的很辛苦啊。”六月在饭桌上碰了碰佐佐木的杯,虽然他装的果汁碰杯没什么卵用。

“佐佐木,这几天工作积压下来有点多,你做好准备。”

“唉---晓小姐!”

佐佐木微笑着,他开始用重见光明的眼睛看着,看着六月和才子的绿发和蓝发,和她们的发色一样。她们都是清澈又干净的孩子。

晓小姐的发色是有些冷色的米黄,但是有时也会透露出温暖的颜色,那温暖并不浓烈,起码不像他的金色。

他转过头,眯了眯眼看着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阳光打在他身上,照亮了他身边的阴霾。

啊,真像英的颜色啊。他想。


fin。

感觉See you sgain真的超适合永研的。

食用愉快www



评论 ( 1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