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薛晓薛】本性


端午快乐www

————————————

阿箐行走在闹市之中,拿着跟竹竿在地面敲敲打打,看见她那双白瞳的人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避让。有的人见她穿的破破烂烂又是个年纪尚小的忻娘,还会拿点东西给她。阿箐表情依旧是有些茫然像是确实看不清路似得,心里却早已得意的翘起了鼻子。

她走到一家糖铺前,看着里头装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糖果,默默咽了咽口水。虽然道长是有说过别再偷东西了……但是那么多的糖,拿几个应该没问题的吧?

实在不行就分一点给那个小混蛋嘛!如果自己分给了他的话,道长应该就不会生气了吧?

想了想阿箐又忍不住在心里呸了一声。谁要带给那个小混蛋啊!要不是因为害怕道长生气,我就偷偷跟道长一起分了算了!哼!

内里的小剧场演的欢,外表还是副茫然的盲女样子。她拿着竹竿哒哒哒的点地,偶尔撞到一两个人再有些怯生生的道歉。走到一个装着五彩斑斓的糖果的透明罐子前,闻着若有若无的糖果香气咽了咽口水,她抬起白色的眼眸瞄了瞄四周,确实是没人注意到这里,便悄悄往那透明罐子伸出手去。

“哎,你这小偷想干嘛!”身后传来的粗狂嗓音着实把阿箐吓了一跳,她转过头惊愕的看着指着她的臂膀浑圆的彪形大汉“咦,原来是个瞎子啊!”大汉嘿嘿笑着,表情却有些恶狠狠的“瞎子居然来偷东西?”

“不,不是……”阿箐缩了缩身子,立马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我,我闻到香气,就想看看……”

“看看?哪有瞎子能这么准把罐子打开的?莫不是在装瞎吧?”

阿箐在心里暗骂,特么这混蛋四肢发达头脑倒是不蠢。正暗暗思索着怎样脱身,耳边又传来个耳熟的少年的清亮音色“哟?阿箐?”

阿箐一愣,只见薛洋站在她身后笑嘻嘻的看着大汉,一身行头倒像是个风流洒脱的少年。

“你是谁啊?认识这小偷?”大汉仗着体型毫不掩饰的用蔑视的眼神瞪着他“既然如此,你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话倒是对了。阿箐低下头心里暗暗附和。突然又转念一想不对啊,今日这小混蛋怎么突然改口了?

“小偷?她偷东西了吗?”薛洋脸上仍是挂着笑意,两颗虎牙露了出来,硬是给了人一种阳光少年的感觉。

“哼,那不然!”

“你有证据么?”

“……我亲眼看见的!”彪形大汉噎了半饷,仍是大声吼了出来。可相比之前的气势凌人,这话中多了些心虚的意味。

“没有,我没有偷!”阿箐表面上一副慌张无措的模样,内心仍是跳着脚暗骂今天流年不利背时霉晦。薛洋暗暗撇她一眼“那我要是说我亲眼看见你在这欺负她故意颠倒黑白,你怎么说?”

“你!你污蔑人!你有证据吗!”

“证据?我看你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吧。”薛洋轻轻笑着,漫不经心的扫了店铺一眼,似是在打量着屋内一切。

彪形大汉被噎的说不出话,只好忿忿的转身骂骂咧咧的走了。临走之前大汉撇了一眼,又嘲讽的笑了“切,原来也是个残的。一瞎一残,还真配。”

然后阿箐就被薛洋一瞬间阴冷起来了的脸色吓了一跳。刚刚还笑吟吟的少年顿时表情阴暗的像要把眼前这人给刮了一层皮。大汉貌似也被惊到了,支吾了半天,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果然还是个坏蛋。

“喂,走了。”薛洋瞥她一眼,转身就走。

阿箐撇撇嘴,敲着竹竿跟上去。

“喂,你……干嘛要帮我啊?”她可不觉得这点小事就能打消对薛洋那些不好的印象,虽然这几日感觉他好像没做什么坏事吧,可那天他对着晓星尘戒备又狠辣的表情以及近在咫尺的剑锋如今想起还是令她有些后怕。

“谁让我答应了道长要带你回去呢。”

其实薛洋真没这么好心。晓星尘让他出来找阿箐的时候他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后来在糖铺门口看见她在里面被抓住的时候,他勾唇笑了笑。就让那个小丫头被教训一通吧。最好让她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晓星尘的面前——

“记得和阿箐一起回来啊。”临走时晓星尘的温和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好似明月清风。

薛洋挠挠头,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抬脚走了进去。

“还有啊,”薛洋转过身伸出了手“糖呢?”

“啊?”阿箐茫然的看了他一会,随后撅着嘴巴又开始吵吵嚷嚷起来“哪来的糖啊!我都答应道长了不能再偷东西了!”

“是吗?那刚才是谁被抓包了的?”

“我……我一时没忍住嘛!后来我又放回去了啊!”

“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

“道长道长,我们回来啦!”晓星尘端坐在屋外门前的小椅子上,远远就听见阿箐瞧着竹竿的雀跃声音。

他站起身,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微笑。

“回来了?”

“是啊道长。今天可是端午节,我们买了粽子!”

“好啊。我在那山上过了那么多年,这尘世过的各种节日还没好好过过呢。”他伸手拿过阿箐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却是一愣“这是……酒?”

“是啊道长,这端午没了雄黄酒可怎么行。”薛洋笑嘻嘻的凑过去“道长也一定没有喝过此物吧?”

“是没喝过……不过阿箐不能喝酒,我是修道之人自是要少喝,这酒……”

“哎呀道长你就当陪我嘛。再说买都买回来了不要浪费啊,也没有哪条规定说修道之人不能喝酒啊,而且今日乃端午佳节……”薛洋从善如流的换上一副撒娇口气。

如果阿箐有眼仁此时一定都可以翻到后脑勺去“多大的人了还在这里撒娇!更何况本来就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要买的嘛没人喝又浪费钱!”

“谁说没人喝的?我和道长不就是吗?”

“道长哪里说要喝了!这么大的人怎么还这么不要脸!”

“好了好了。陪你喝就是了。”晓星尘略无奈的叹口气。对于这两人的吵闹斗嘴以及这少年的撒娇他总是没法。
“不过我极少喝酒,酒量着实是……”

“啊——道长!你别再纵容这个坏蛋了!”阿箐简直气的跳脚。“哪有,你自己不也买了个什么艾草包的,酒还能拿来喝,你买那个没用东西也有理了?”

“我……我那是买来沐浴的!有用的好吗!”

“沐浴?你个小瞎子长得又不好看,再沐浴有什么用。”

“你……!”

“用艾草沐浴?确实挺好的。”

薛洋一愣,阿箐在一旁得意的扬起了脸“看见没?”

薛洋不屑的嗤了一声“切,不就是个洗澡的吗。道长,既然你这么喜欢,今晚我们就一起用艾草沐浴吧。反正我们两个都是男人嘛。”

阿箐彻底被这人的不要脸打败了。晓星尘却是一愣,随后耳后飞快染上一抹红“……那可不行。”

薛洋正对着晓星尘自是看不见。晓星尘身侧的阿箐却是将这抹疑红看的一清二楚。“怎么了道长?有什么不行的?”薛洋仍是用着有些轻佻的口气,晓星尘的头却越来越低,耳后的红色越来越浓“……我先把东西拿进去了……”

“别急着走啊道长,不会是害羞了吧?”晓星尘转过身进了屋内,薛洋笑嘻嘻的在后面跟着“坏家伙!就知道戏弄人!”阿箐跟在晓星尘身边朝身后凶狠的挥了挥竹竿,薛洋轻松一闪“又没戏弄你,我跟道长说话呢。”

“……莫在胡闹了。”

————————————————

“道长,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薛洋站在门前,手上的降灾泛着冰冷的寒光。

“这么晚了,还有何事?”晓星尘走过来“我虽不想太过干预你的事,但天色已晚,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可好?”

“是件很重要的事。”薛洋举起手中细长的黑剑细细端详,然后又想起什么似得“道长,如果我是去干什么很危险的事,你会干预吗?”

“……有何危险之事?如果关系到了你的生命安危,还请务必让我同行。”

“……哦,也没什么。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薛洋沉默了会,便转身朝屋外走去。

“等等……”晓星尘跟上了他“你要去行何事?”

“不是说不干预吗?”薛洋看着他。晓星尘表情似是有些纠结,薛洋看着看着忽的嗤一声笑了出来“行,反正道长你爱多管闲事嘛。不过今天过节,我心情好,不出去了。”

晓星尘微微沉吟了会“那,明日我再陪你前去可好?”

薛洋走过来拉着他往屋内走“算啦,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

几人刚用阿箐的艾草包沐浴完,两人只觉都闻得见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艾草香味,晓星尘的身子像是有些僵硬,薛洋却是拉着晓星尘手臂的手越发收紧了。

刚走了没几步,晓星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今日的份,我都忘了给你了。”他停下来,往袖子里摸了颗糖果出来“节日快乐。”

薛洋接过糖就往嘴里塞。晓星尘轻轻笑了“糖还是少吃为妙。小心蛀牙。”

“知道啦道长。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晓星尘摇了摇头“这句话用在这里不对。”

“是啊道长。”薛洋看着他,“在你这里用就不对了嘛。”

fin.
——————————————

我个人觉得薛晓还是晓薛都可以只要在一起就好毕竟在一起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有点虐是怎么回事……

感觉薛洋在道长这里是真的可以改变的哪怕只是一点点。

一点点就好。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