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烂梨

一条已经是咸鱼了的葛优

© 一筐烂梨 |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题目日后再想吧。

一万个脑洞一双不想动的手

心痛

------------------------------------

“还给我......”


“还给我!!!”


还给我。


那是晓星尘留给我的。


晓星尘.......


还给我......


“晓星尘!”薛洋猛的睁开眼,从之前的混沌中堪堪挣扎出来。


蓦地被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我在......”晓星尘将头抵上薛洋脖颈。身子却像是在微微颤抖“我在......没事了......没事了...”


是这味道。是这声音。


是晓星尘。


薛洋尚刚从混沌中苏醒。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没有什么反应的能力。只知道眼前这人是晓星尘。是他。这就够了。


他用力拥着他。很快他又猛的睁开眼,推开了抱住他的晓星尘。


薛洋瞪大眼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了的一切。


奇怪的房间格局。奇怪的环境。奇怪的晓星尘。


晓星尘是绝对不会那般对他的......纵使有些讽刺,可他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眼前的晓星尘一头短发,身着奇怪的白色衣服,一脸倦容,眼神却仍是关切又温柔的看着他。


“晓星尘......”


“我在,阿洋。”晓星尘像是终于松了口气,伸出手按住了薛洋的肩膀,眼神里止不住的关切“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薛洋此刻的心情可以用三个字母来形容。


wtf。


可眼前这人又确确实实是晓星尘。


薛洋还没从一片混沌中清醒过来,晓星尘又想起什么似得,放开薛洋站起身“你等我一下......我去叫医生来。”


薛洋却是本能就抓住了晓星尘的手。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可他就是不想放开晓星尘。


晓星尘看了看他,笑了“放心阿洋,我不会再留你一个人了。”说着还握住薛洋的手,拇指抚了抚他的手背。


薛洋这才心情复杂的放了手。等目送晓星尘离开了房间,薛洋这才细细打量起屋内的一切来。


自己身上插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细管子,管子又连着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大铁盒子。房间看起来整洁干净,却总有着难闻的味道。


薛洋皱了皱眉。伸手想把连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扯下来,动了动却发现自己身体从骨髓里传来阵酸麻的疼痛。刚刚也不知道怎么喊的那么大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哑的不行。


薛洋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


首先,自己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前还在义城,跟魏无羡他们打了起来,自己的锁灵囊还被抢走了。手臂飞出去的一瞬间已经感受不到疼痛的,他只知道自己最后是嘶吼着向那一片虚无伸出另一只手,然后,再睁开眼,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他沉默了下。又伸出手狠狠掐了把自己的大腿。


疼。


然后他又愣愣看着自己的左手。


没有小指。应该不是别人。


可这又是哪?


早前他跟金光瑶浪天浪地的时候,也是喜欢找点什么话本小说来看的。看的流派,放到现在也就是起点的那一类。虽然那些只是闲着无聊的打发时光的玩意,可现在一个念头却浮现在薛洋心头,那人是晓星尘,自己也确实是薛洋。却应该不是这幅身体的“薛洋”了。


薛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冷静的开始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自己应该是所谓的,魂穿了。



tbc。

----------又名穿越之夔州霸王爱上我(×

评论 ( 3 )
热度 ( 32 )